东台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6米锁链套住5年残缺人生

发布时间:2019-11-10 20:54:19 编辑:笔名

6米锁链套住5年残缺人生

铁链锁身的朱子照睡在簸箕里

近日,有读者报料称,地处偏僻深山的金城江区保平乡长洞村花白屯二组,有一位33岁的男子,近5年来一直生活在只有20平方米的空间里,陪伴他的是1根约6米长的铁链。接报后,于7月22日赶赴花白屯。

长洞村距保平乡政府所在地15公里,靠一条2米宽的公路通往山外,路面铺满了拳头般大小的石头。乘坐柳微车颠簸了大约1个多小时后,因前方的路坍塌无法通行,便下车与其他人一道步行进山。大约走了5公里才到达长洞村,随后又走了3公里山路,终于来到了花白屯二组。

铁链锁腰簸箕作床

在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该男子的家。走上石阶,只见到门口地上坐着一青年男子。看见有人来,男子一边盯着一边不停地自言自语。

此时,一位70多岁的老人迎出门介绍说自己叫朱天邦,青年男子是他系着锁链生活的儿子。这才注意到,男子的腰间系有1条长约6米的上锁铁链,链条的另一头系在房屋的顶梁上,令人触目惊心。

在这个昏暗的房子一隅,放着一口大簸箕,破了几个大窟窿,里面堆满一条条碎布。男子年迈的母亲哭着说,这就是她惟一的儿子睡觉用的床,这些碎布原本是儿子所盖棉被的被面,是儿子精神失常时将其撕碎。

两老说,为防止儿子病发时伤到人,他们用铁链把儿子锁在家里,还专门设置了一排木栏,防止儿子发病时扔东西砸人。

“谷草”不分砸邻居房

据朱天邦介绍,1996年,家人开始发现儿子朱子照有点不正常,经常在家里自言自语。一次,全家人到玉米地里除草,朱子照拔掉玉米苗留下杂草。朱天邦以为儿子在搞恶作剧,就骂了他几句。但朱子照并不理会父亲的责骂,且兴奋地回答父亲,他拔的就是“杂草”。此话令朱天邦纳闷,儿子为何分不清玉米苗和杂草。

事后,家里人很快忘了朱子照的这一异常举动。2002年的一天傍晚,全家人正在家里休息,朱子照突然从长木凳上站起来,冲出门外,拾起一块大石头,对着邻居家的房子扔去,并拍手叫好。朱天邦赶紧跑过去制止儿子,但是朱子照并不听劝,还朝父亲扔石头。幸亏朱天邦反应快才躲过。

无奈之下,朱天邦叫来同村的亲戚。几个大男人分头包抄过去。发现有人靠近,朱子照发怒了,他猛地往一个方向冲,试图冲出包围圈,但被人从身后抱住动弹不得。气急败坏的朱子照抓起地上的石头,向着抱住他的人身上猛砸……。幸好其他人及时上前,齐力制服了朱子照。

看病无果铁链锁儿

当晚,朱天邦夫妇一夜无眠。回顾儿子数次异常行为,朱天邦怀疑儿子精神有问题。第二天,他带着儿子到河池市一家医院检查,结果医生也未能确定朱子照的病因。打了几天针,吃了几副药,花了几百元钱,朱天邦就把儿子带回了家。此后,因为没钱,他再也没有为儿子治病。

2004年初的一天,天还未亮,朱天邦起床时发现,儿子不见了。听一村里人说,在另一个屯的山间曾看到过朱子照。家里人全慌了,赶紧召集村里的壮汉,四处搜寻朱子照。找到儿子后,朱天邦买来锁链,狠心把儿子锁在了家里,一锁就是4年多。

自打儿子被锁后,朱天邦夫妇俩整日以泪洗面,哭白了头发。朱子照的母亲伤心地说:“本指望着儿子能养老,如今儿子却被病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的心如刀割。但又没有办法,如果不把儿子锁起,发起病来打伤人,后果不堪设想,终究是锁在儿身,痛在娘心啊!”

期待关爱共渡难关

每当朱子照发病时,家里人都不敢靠近,全躲进卧室里。朱天邦说,儿子发病时,只要见到人,就会变得更加疯狂,拼命地骂人、打人,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打。不发病的时候,整个人也痴痴呆呆的,终日自言自语。

邻居告诉,每个月朱子照都要发病十几次,平均每两天发作一次。以前未用锁链锁时,每次发作,经常是见人就打,好多村民都曾被他打伤过。现在被锁住了,他就大吼大叫,不停地骂人。这家人本来就很穷,惟一的孩子又患上怪病,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全村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能为力。

长洞村村委主任刘技军介绍,朱天邦一家是长洞村的特困户,除了每月领到几十元钱的低保,基本上没有其它收入。自从朱子照犯病不能干活,里里外外全靠年迈的双亲操劳。村里每次有救济物资,村委首先会考虑发放给他们,同村的人也经常接济些柴米油盐,但这只是杯水车薪,希望社会上能有更多的好心人伸出援手,帮助朱天邦一家渡过难关。

家居装修
星座爱情
太原装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