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兴和县要为内蒙古煤炭业救市

发布时间:2019-12-01 19:32:58 编辑:笔名

兴和县:要为内蒙古煤炭业“救市”

2012年,中国GDP增长率明显下降,经济进入减速期。这一减速并非周期性波动的结果,而是在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中国经济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带来的结构性变化。结构性减速对中国并非坏事,顺应此变化,优化发展路径,培育出新的增长优势,带动具有更好质量的经济增长,将成为我们新的历史时期重大经济命题。

十八大召开后,习近平同志在广东考察工作期间,提出以经济战略调整为主攻方向,加快转变经济方式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任务。大力推进产业结构升级,从实际出发,着眼于全球角度发展的趋势。在结构优化升级方面,习总书记强调,要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以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的现代服务业,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的结合、功能完善、竞争力强的现代产业体系,抓住这些才是关键。

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了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概念,他指出我们要实现倍增计划有很多有利条件,关键在于推动经济转型,把改革的红利、内需的潜力、创新的活力叠加起来形成新动力,并且使质量和效益、就业和收入、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有序提升,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

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不仅需要国家战略和政策的引领,更需要一地区、一行业、一企业在点和面上的探索和突破。

从本期开始,本刊将开辟“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栏目,重点报道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实践中做出有益探索的区域城市、行业、企业等。

我们既欢迎广大读者对我们的报道展开分析和评价,同时,也欢迎积极提供线索和相关内容素材,来信请发至zgjjzk@,并注明“中国经济升级版”。

《中国经济周刊》朱日岭|内蒙古报道

2013年,“煤炭价格”成了最受关注的关键词之一。200多元的巨大跌幅,使整个行业受伤。究其原因,“产运需”之间的不衔接造成的供需矛盾使煤价暴涨暴跌成为必然。

早在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出台了有关文件,提出建立健全煤炭“产运需”衔接新机制,积极推进煤炭交易方式转变。

在内蒙古,一个长期“全民跑运输”的小县正在用自己的转型实践,试验着煤炭产运需市场化的新模式,并试图以此解救中国煤炭“跌跌不休”的市场现状。

中国有个“运煤县”

黄兴敏在乌兰察布市兴和县投资5.7亿元打造汽配物流园是有根据的,作为较早一批从事煤炭运输发家的返乡投资者,他看中的是该县拥有3万辆大卡车这个巨大的资源。距黄兴敏的项目15公里处,内蒙古自治区重点项目——乌兰察布综合物流产业园正在兴建,黄兴敏认为:综合物流产业园一旦建成,汽配物流园的前景将更加可观。

兴和县的一则数据显示:26万常住人口中,常年从事运输行业的就有6万多人,至少10万人受益于交通运输业。

曾有人戏称,兴和的县域经济是“车轮经济”、“道路经济”。

近3万辆半挂车的旗县不仅内蒙古少有,全国也不多见。当地曾经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只要是兴和人购车,汽车生产厂家待为上宾、吃住全免,他们从未见过一个小县城里会有如此多的购车者。”而民间的语言更加形象有趣:“国道上停满了半挂车,县城里住满了司机老婆”。

当年,有5万多兴和运搞运输的人员住在北京昌平,当地一个“城角村”被直接称为“兴和村”,因为这个村几乎全部住着兴和县的运输老板,曾经每年兴和县领导都会带队去挨家拜年。兴和县运输业在当地经济结构中的重要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因此,兴和县一度被外界称作“运煤县”。长期以来,兴和县民间以运煤和贩煤发家致富的比比皆是。据不完全统计,兴和县因煤获得上亿资产的就达上百人。物流大军不仅带动了当地的运输业,也成了拉动地方消费的主力军,更是购房的主力军,甚至是投资的主力军。据统计,近3年来,该县新建300万平方米楼房且少有空置,房价与乌兰察布市政府所在地集宁相当,周边旗县无法与之相比。

但2012年后,这里的人们开始感受到了艰难,煤炭运销的中间利润越来越小。传统的煤场生意已经明显不再适应了,和黄兴敏一样,很多曾经经营煤场的老板开始主动寻求出路。

“运煤县”升级“物流港”的战略

兴和县所处的区位交通优势使这里的人们“靠路吃路”。位居环渤海经济圈的兴和县距北京240公里、大同120公里、鄂尔多斯400公里、锡林郭勒460公里,与三大港口天津、秦皇岛、曹妃甸只有500多公里。集张铁路、京藏G6高速、京新G7高速、110国道和在建的京呼高铁自这里穿境而过,位扼蒙晋冀三省份交界。

兴和县委、县政府从运输发展中窥到煤炭物流的未来商机:“依托大交通,建设大物流,培育大市场,实现大发展”成为地方转型发展的主思路。建一个可以沟通产运需,减少物流成本,实现产业延伸的大型综合物流园,或将成为地区经济的新引擎。

早在十多年前就曾被人们称作“京八环”的兴和县,为自己定位为“中国西部与环渤海能源进出的咽喉”。

其实,早在胡春华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期间,就一眼看到了这个重要的物流节点,因势利导投入巨资开始打造中国最大的陆路物流港。

占地100平方公里,计划投资400亿,2010年开始兴建的中国最大的陆路煤炭物流港“乌兰察布综合物流产业园”已现雏形。园区内高约9米的蓝色防尘随地势蜿蜒起伏,蔚为壮观。

园区工作人员介绍:乌兰察布市正在申请国家级以煤炭物流为主的试验示范园区,这里将成为中国北方四港的港外之港,是沿海港口的货物总仓,更是内蒙古、山西北部及蒙古国进口煤炭标准化生产和配送基地。

据相关规划设计人员介绍:当年内蒙古煤炭外运数量巨大,经京藏高速向京津唐的运煤车连绵不绝,在京藏兴和段堵车最长达80多公里,京藏线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

作为中国西北向京津环渤海的能源动脉,科学输导保障通畅成了一个战略课题。而这个课题不仅仅是内蒙古的,更是国家层面的。这个课题的最终落点放在了兴和县。

修通呼兴(呼和浩特到兴和)运煤专线,使拉煤车不用再上京藏高速;修通准兴(准格尔到兴和)重载高速使鄂尔多斯煤炭从坑口直接进入园区,减少运距100公里,每吨运价直减60元;利用集张铁路连通呼铁局和北京局的货运通道(两局之间在兴和只需修通14公里的铁路),2013年年底前,园区的大物流运输将全面建成。

兴和县委书记王幂生目前的最大任务是将“乌兰察布综合物流产业园”的项目做好做实。他坦言:“目前的煤炭市场形势,对这个项目有影响,但未来中国煤炭市场会离不开这个物流园区。作为电煤市场化改革的一个试验示范项目,各级领导都十分关注,乌兰察布市委书记王学丰每月至少会来园区现场调研办公一次,地方努力克服任务重、资金缺的困难,已投入资金近100亿。”

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巴特尔对这个园区也倾注了心血。2011年10月28日,呼铁局华通铁路在这个园区开通第一条运煤专线时,巴特尔曾亲自到园区剪彩。

战略内陆港解环渤海四大港之困

近年来,电煤压港已成四大港最为头痛的事情,因此而带来的环境污染、交通不畅等诸多问题成了港口困惑。

今年7月8日,天津散货物流港副总经理于海军与兴和县委副书记、乌兰察布综合物流产业园管委会主任朱二平签署的一份协议,使这个物流园区的功能进一步强化。天津散货物流港的理念是要在乌兰察布综合物流产业园内打造天津港的后方货物仓储基地。

物流界众所周知的港口货物停放价是以三天为周期的,在这三天的周期内,每吨货物的费用为28元,但放在兴和的物流园里费用就会非常低,这对于商家而言,是极具诱惑的。更让于海军不得不考虑的是:港口用地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如何让港口更多地发挥港的作用而不是储货的作用,这也是港口转型升级必须考虑的问题之一。兴和物流园区的土地作仓储相较之下更为划算,且货物从兴和县无论是铁运还是汽运当天即可到港装船。

在采访时,朱二平正在园区内为天津散货物流港选址。据他透露,目前正与曹妃甸进行洽谈合作,而与河北金匙集团的合作也已启动,未来在唐山地区一半的煤炭用量有望取自园区。

这里还为其他港口进口的各类矿石设计了储存的空间。

通俗地说,就是将四大港的港口货仓西移,使港口在物流运输上突出更大的价值,减少中转装卸周折,实现点对点、门到门的物流格局,从根本上解决北方四大港口的诸多难题,也为缩小物流半径、降低物流成本开出一剂良方。

铁路两进两出,公路六进五出的运输格局使鄂尔多斯、乌海、锡林郭勒及雁北地区和外蒙的煤炭轻松进入园区,转化为商品煤后快速发往各港口,甚至可以直接铁运发往南方城市,中途不再出现短(途)倒(运)和装卸。这样不仅很好地缓解了京藏线的交通压力,且有效解决四大港口常年电煤压港的问题。

“最关键的还是降低了煤炭外运成本,从内蒙古的坑口到南方省市,可能每吨要省100元左右,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一下子就让煤炭企业活了下来!”王幂生说,“目前,环渤海地区对能源的需求和对环保的要求同样突出,如何在确保环境的同时实现能源的供应成为一大课题。这个物流园完全可以成为四大港的战略储备港。大量的电煤堆积港口,所造成的用地紧张,尤其是沿海环境保护问题可就此解决,而且以这里为据点在港口应急供应上有着极为便利的条件。”

中国最大的煤炭超市解困供需迷局

马喜是乌兰察布综合物流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鄂尔栋镇党委书记,亲历了园区从征地到兴建的全过程。他戏称自己是“煤炭超市”的管理员:“8条万吨大列装卸平台、10多条铁路专线和100多家入驻企业的现代化物流园区,使整个镇子也有了活力。”

园区启动之初就确定了打造煤炭物流“三个基地”,构建“一港、四区、一中心、四条产业链”的定位要求。其中三个基地为:蒙西及蒙古国煤炭集聚加工基地、环渤海及东南沿海地区各类动力煤配送基地、京津冀地区重要的煤炭储备基地。

朱二平说:“其实这三个基地的定位就是使这个园区成为中国的一个超大型煤炭超市,这里不仅是各地原煤的汇集地,也是进行洗选配的加工地,更是各种商品煤的展示存储地。”

作为超市,这里让产与需之间直接对接,就像农超对接一样,省却了中间环节,节约了成本,使交易更加透明化和市场化。按照规划,建成后园区年煤炭吞吐能力可达1.8亿吨,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财政收入30亿,安排就业2万人。

据透露,近期鄂尔多斯部分煤矿的存积煤炭也陆续运往园区进行堆储和加工,23家企业开始洗选。

企业对园区的认可度超出了想象,呼和浩特恒利达公司、伊泰集团、博源集团等大型企业相继入驻园区,目前已有109家企业入园,已通过华通铁路外送煤炭1000多万吨,实现税收3个亿。

中国煤炭市场急需新体系

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2]57号)和国家能源局《煤炭产业政策》(修订稿)均提出建立健全煤炭产运需衔接新机制,积极推进煤炭交易方式转变,构建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为主体,以区域煤炭市场为补充,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煤炭交易市场体系。

受命于自治区做好做实物流园区的重任,兴和县领导几乎将全部精力倾注于物流园区的建设,但以一县之力想做成如此规模的园区难度确实很大。

在内蒙古境内,从鄂尔多斯向东,沿各交通干道以物流概念命名的各种煤炭园区数不胜数,在包头的土右旗向东、呼和浩特周边60公里范围内,大大小小的煤场有2000多家,目前已对呼和浩特市区的大气造成污染。

朱二平认为:那些小煤场很快就会死掉,煤炭销售市场将在这一轮煤炭价格下跌过程中优胜劣汰,作为终端客户的用煤企业已然变化,煤炭经销的利润空间将更加透明合理,作为投机者,小煤场的生存空间将会越来越小。

经过三年来物流园区的建设和对全国用煤企业的走访调研,朱二平已然成为一个煤炭市场专家。

朱二平在调研中了解到:国家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关闭落后产能已见效果,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在沿海和中东部地区淘汰了一大批诸如小火电、小炼焦等小企业。为了实现环保要求和节约成本,大型用煤企业对煤炭的标准化需求越来越高,有的甚至需要量身定做,小煤场和单个煤矿企业甚至一个地区都无法完成这种标准化需求。只有将多地区,不同品质含量的煤经过科学测算,对热量、含硫量、水分甚至大小形状进行洗选、加工、调配才能满足用煤企业的需求。

朱二平分析称:目前中国煤炭价格一路大跌的原因主要是供过于求,在卖方市场转化为买方市场的情况下,如何满足买方的需求是煤炭企业立命存活的根本途径。了解用煤企业的现状和他们的发展走向,超前性规划物流园,是我们园区做强的根本出路。

此前王幂生书记也透露:目前国家质检总局已在园区设立“国家煤炭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乌兰察布分中心”,这里将成为标准煤的国标中心,具有针对市场需求的定标权、定价权,将是未来中国标准煤市场的“晴雨表”。

除此之外,物流园还有一个活着的“大脑”。王幂生介绍,6月25日,西北煤炭交易中心正式挂牌,这个由乌兰察布市政府主导,园区企业入股的煤炭交易平台把铁路、公路、港口、煤矿、银行以及用煤企业纳入其中,在上实现完全市场化的透明交易,做到交易交割的无缝对接。

王幂生说:真正的上“交割”目前在中国还没有实现,仅仅是“交易”无法使“产运需”结合。虽然之前也有多个省市地区搞起了煤炭交易平台,但西北煤炭交易中心的不同在于有这个大型园区提供的交割区和标准化煤炭加工区。在这里,运输和仓储的环节是透明的,只有煤炭价格随供需市场发生即时波动,物流园区将提供现代物流保障和金融支持,今年年底,可望为用煤企业实现货到地头的新型交割模式。

这座曾经因“全民跑运输”而名噪一方的县城,而今正华丽转身为北方最大内陆港。

旅游贴士
潼南县旅游网
中药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