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千万富翁炒股赌博3年输光后到工地守夜

发布时间:2019-11-30 10:26:17 编辑:笔名

千万富翁炒股赌博3年输光后到工地守夜

最富时,他是厚街排名前几位的有钱人,在股票市场一掷千金,频繁出入澳门豪华赌场。现在,他每天和三只狗为伴,在一家工地上做守夜工作,全部身家就是几千元和一间25平方米的平房。

经历了半生清贫,中年快速发迹,又因为痴迷股票和赌博迅速败落,曾经和他一起工作的不少人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对此,王金波倒是挺坦然,他说:“这是人生的经历,有这些经历就不错了”。

王金波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从不认为自己的工作辛苦。工地上的人亲切地称他“王叔”,他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王叔传奇的过往。

其貌不扬的守夜老亾

每天晚上11时30分是王叔开始工作的时间。他每天这个时候准时走出白天睡觉的工房。

路灯下,王叔的身影疾步走来,一直在外面转悠的三条大狗飞快地迎上前,围着他打转。旁边一栋未完工的建筑,就是他工作的地方。他要在大楼旁一直守到次日7时,期间偶尔还要去地下室或者其他地方转一转。

接近凌晨1时30分,除了路面上偶尔经过的车辆,周围一片安静。老人面对进入大楼的两个路口独自坐着,三条大狗趴在他身旁,警惕地盯着可能进入的任何人或车。

人们几乎很难想像,这位其貌不扬的守夜老人,早在20年前就身家近千万,频繁出入澳门豪华赌场,在股市上一掷千金,在建筑工地上呼风唤雨。

出身贫寒盖房子发家

出生在东莞厚街的王金波并非一出生就是有钱人。父亲是建筑工,在他9岁时,父亲就离开了这个家,王金波和母亲相依为命。初中未毕业就不得不出去打工,15岁时就到建筑工地当学徒,一年后加入施工队,成为各类建筑工活的熟手,从此以盖房子为生。

“在建筑队做工时,给别人盖房子,白天就在那户人家家里吃饭,每天赚一块钱工钱。”从小出身贫寒的王金波完全能够习惯没钱的生活。

25岁时,当别人为他介绍对象,他却因为太穷而拖了5年。让他至今津津乐道的是,他的婚房就是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盖起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离开施工队,成为厚街最早一批建筑包工头之一,他的财富由此开始积累,三四年时间就成为当时厚街少有的千万富翁。有钱的时候,他在厚街有三四栋房产,光月租也能收好几万元。

夫妻炒股亏空千万

然而也就是从那时起,他迷上了赌博。

“有钱的那几年我去澳门的次数超过五十次。”在澳门豪华赌场,他挥金如土。即使去澳门十有八九都是输钱,也并不能减少他对澳门的喜爱。他总是强调自己对钱看得很淡,输钱并不会心痛。

除了赌,他还沉溺于炒股。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接触股票开始,他和妻子两人就持续把钱投入股市,数额也越来越大。有一次,他甚至用袋子装着十几万现金去证券交易所。

据他回忆,自己投入股市的钱多达三百万,而妻子则可能多达三百七十万。王叔说他和妻子其实都不懂股票。“我初中未毕业,她小学未毕业,她比我更不懂呢,但就是喜欢玩。”最后他们甚至把房产都抵押上去,仍没能出现他们期望的时来运转。

3年时间,他从千万富翁回归普通人。“曾经和我一起发家的朋友现在大部分都成了亿万富翁,为此,老婆总是怨我,但我从来都不会顶撞她”。

研究赌马自得其乐

今年6月的一个晚上,在昏黄的建筑工房里。堆满杂物的桌子后面,王叔戴着老花镜,头歪歪垂向一边,眼皮耷拉,身子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其实他正认真研究手里的赌马报纸。

赌马是他在工地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之一。在工地上,工人们没事都爱往王叔的小屋里跑,或找他下象棋,或找他要报纸看,或找他聊天,也有不少人是向他讨教赌马信息的。

王叔有3个笔记本,上面记录了各种奇怪的句子,没人能看懂。大家常常问他那是什么意思,他笑而不语。

有时在大家的追问下,他会翻开一本买马的书,用手指着划了线的那行逐字念:“一年四季都如春。”

他表情认真略带激动地向大家解释,“这一期正好就开了个1”。

不多久,他又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快速盖上本子,边摇手边不好意思地笑:“你们年轻人还是不要跟我学啦,会学坏的。我不希望你们学我。”

曾经梦想环游世界

他从不认为守夜的工作辛苦,“我就是劳碌命”。除了守夜外,工地上有任何需要他帮忙的事他都会去做。“老板对我很好,工人对我很好,工作也很自由,一点儿都不辛苦,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王叔说,即使是有钱的时候,他的为人也和现在一样,别人有事让他帮忙,他从不推辞。

王叔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走遍中国,环游世界。“我那个时候很有理想。可惜有钱的时候就忘记了,北京都没来得及去就变成没钱人了。”说到这儿,他乐呵呵地笑了。他去过的地方大部分都在省内,去的最多的就是澳门。

王叔从没想过要退休,退休就没有工资,光靠每月领的三百元老人金是不够花的。

看到年轻的建筑工人,王叔常常回想起年轻时的自己。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对话

年轻人不要跟我学,会学坏

东莞时报:会害怕别人议论你吗?

王叔:不怕,有什么好怕的,我都是做自己的事,挣自己的钱,从没偷也没抢,花的也都是自己挣的。

东莞时报:几十年的家业3年时间就亏空了,对自己做的事情后悔过吗?

王叔:我都没什么事啦,其实没什么好后悔的,对我来说,这也是曾经拥有,这是人生的经历。钱都是赚来的,也都会花掉的,都是身外之物。

东莞时报:你现在还去澳门赌博吗?输了钱会心痛吗?

王叔:我今年年初就去过一次澳门呢,澳门很好玩,比香港好玩多了。我输钱都不会难过,我对钱看得很淡。爱钱的人才不会去赌钱呢,都把钱包捂得好好的(笑,做出用手捂腰包的动作),赢钱会开心,输钱不会难过。不过你们年轻人不要跟我学,会学坏(笑)。

东莞时报:现在还会经常想起以前的事情吗?

王叔:会啊。常常说我以前怎么怎么样,这都是我经历过的啦。

东莞时报:你现在还每天都盯着赌马的报纸,是不是还想变成有钱人啊?

王叔:那当然啦,谁不想有钱。

东莞时报:有钱之后想干嘛,去完成当年未完成的梦想走遍中国,走遍全球吗?

王叔:不不,现在没有那个精力去环游世界了。如果有钱,就希望能多去澳门玩一玩啦。

散文随笔
电视
中医新闻